新闻中心 Case选择我们是您最放心的决定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络营销 > 网络公关 >

危机之下反思商业教育

日期:2016-12-29

危机之下反思商业教育

——专访法国ESSEC商学院院长

从2008年迅速恶化的金融危机,已经在2009年变得更加肆虐,其起因于商界,也给商界带来巨大的冲击。这让很多人开始反思:我们多年来学习的、效仿的、追求的商业理念究竟出了什么问题?它是否值得我们继续学习?同时,跨年间不断爆发的商业丑闻,也让我们思考:道德和商业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?为什么时至今日,我们的企业似乎还未能确立一种正确的商业价值?

不少学者认为:因为危机被迫停止了忙碌,找到难得空闲的企业家们,在2009年将再度蜂拥商学院。那么,被寄予授业解惑厚望的商学院自身,是如何认识自己的使命的?他们能给出怎样的处方?

为此,《中外管理》专访了具有百年历史的欧洲著名的ESSEC商学院院长PierreTapie。

“长”与“短”的真正差别

《中外管理》:2008年是经济环境非常特别的一年,到2009年,金融危机已经席卷了全球,以追求短期利益、股东利益为信念的西方商业管理理念正在遭到质疑。作为商学院的院长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
PierreTapie:如果回顾18世纪发生的产业革命,我们就会发现商业经济一开始发展起来时,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争论就一直存在。最初英国的哲学家在定义商业概念时,是建立在自由经济的理论基础之上,他们非常重视经济的长期利益。而且,这种“利益”不仅仅指的是经济利益,而是最终对社会利益的追求。

但遗憾的是,很多商学院都忽视了这一点,而只重视传授“技术”,也就是如何运用商业工具来聚集财富。这忽略了商学院的一个重要功能,就是在商业思想和价值观上对学生做出正确的引导。帮助他们确立正确看待商业和社会关系的理念,寻找商业利益和社会利益间的平衡点。

只谈技术,势必会导致用短期利益来衡量一个人的管理技能;而对社会贡献的追求,才能让一个公司真正基业常青。

《中外管理》:我们注意到ESSEC商学院特别强调“人格”教育。可是我们知道,在任何一种文化背景下,对“道德”的培养是在18岁以前就已经完成的。为什么反而在商学院又要开始学习做人呢?商学院能教会学生如何做一个有良心的商人吗?

PierreTapie:没错,我们说的道德教育,应该是在15岁时就完成了。人的道德的确是无法被教育的,但却是可以启发的。我们并不是要“教”给学生道德,而是要启发学生自己的智慧,去理解什么是商业道德。具体来讲,我们试图去启发学生更加了解自己,发现自己是什么样的个体。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而且多数人对自己的了解是不够的。

比如:就“责任感”而言,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勇于承担责任,我们也无法在课堂上教会一个人承担责任的技术。我们希望启发他们,让每个人发现自己,是什么让他们胆怯?他内心的勇气在哪里?

另外一个层面,我们希望学生懂得如何选择。

在复杂的情况之下,很多人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这种选择的智慧是我们想要的。
这也涉及到我们刚刚讨论的“短期利益”与“长期利益”的问题。当面临一个需要做出抉择的局面时,出于短期利益的考虑,你会如何选择?反之,你又会做何决定?

《中外管理》:那我们是否可以认为,追求短期利益是很多违背商业道德行为的根源?

PierreTapie:没错。但是追求短期利益绝不是西方商业理念的本质,也不是从来就有的一种追求。这种对短期利益的追求,事实上是在20世纪末才确立的,主要是在美国。这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。我们说它发生在美国,也可以说发生在一个“不同的”美国,因为最初让“长期利益”发扬光大的,也是美国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商业学校的作用就变得非常重要。一些学校很重视工具的运用,但是从来没有对这些工具运用的后果进行反思。这种教育对人的影响很大,它会促使学生热衷运用工具积累财富,这就很容易形成一种对短期利益追求的结果。

要知道,学生不仅仅要掌握知识,更重要的是拥有运用的智慧。

商业知识≠商业智慧

《中外管理》:即便在本次金融危机之前,已经有很多关于西方商学院教育与中国企业管理实际“接轨”的质疑,很多企业主都表示MBA毕业生并不懂得管理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
PierreTapie:一个重要的问题是,企业管理者应该明白,学生并非一毕业就能用到他学习到的东西。因为商学院进行的是基础教育,涉及商业的各个领域,而非针对某个企业的某个问题传授某种技能。比如说,我学过市场营销、战略管理、市场策划等等,但这些知识并不一定能立刻转化成工作技能,但是只要我知道这些商业知识,掌握了这些技能,我就能在未来的工作中加以运用。

商学院教育更应该是一种背景教育,追求对个人的商业素质的提高。商学院学到的东西是一种知识储备,培养人们对商业的感觉,对商业的敏感和如何让自己更好地理解商业。

《中外管理》:在中国管理学界存在这样的潮流:当美国公司成功时,大家开始讨论美国式管理;当日本公司成功时,又开始讨论日本式管理;而发现两者各有利弊的时候,又开始讨论中国式管理。您怎么看待这种对模式管理的追逐?这种区分是必要的吗?

PierreTapie:从整个世界的平衡来讲,我非常希望中国发展出自己的一套管理方式。而对各种商业风格的讨论,有助于我们总结商业经验。如果我们也想总结一些中国商业经验的话,我认为结合中国的哲学思想是很重要的。因为中国的哲学思想里有很深的智慧,它们不仅对管理模式有着深层次的启发,也非常适合东方人的行为和思维模式。同时,如果能够真正成为一种现代管理理论,将是对世界商业理论的贡献。

比如:“和谐”,当我听到中国国家主席提到建设一个和谐社会时,我很高兴。因为在中国,要想发展一个比美国更加追求短期利益的体制,是很容易的。但是中国没有这样选择,这就是东方哲学思想对于这个国家,甚至世界的贡献。

《中外管理》:您可能也注意到了,中国的管理者特别好学,他们学美国学日本学西欧。

但是也很“浮躁”,很难学到本质。您怎么看待这种潮流呢?这是商学院能解决的问题吗?
PierreTapie:这可能涉及到求知欲和深度求知欲的区别。我们可以发现,任何一种“潮流”的成功,归根结底都是建立在最基础的商业模式上的。追根溯源,我们要学习的还是那些商业最基本的理论和最朴素的价值观。只有在这些基础知识之上,才能更深地观察和探讨某一种模式成功的内在原因。否则就只能观其表面而无法知其内在。

这种现象不是今天才有的,也不会很快消除,但我们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对深度求知欲的追求,这让人欣喜。



24小时业务咨询QQ:1724753088